您当前的位置:玉山政协 > 调研视察 > 正文

谢焕卿的抗战印记

作者:玉山政协 发布时间 15/07/24 来源 江西政协新闻网

民国二十六年十月,入浔饶师一团二营一连六班服役,驻永修。次年二月,随部赴九江师部营区参加全师会操一星期后,经武胜关直开江苏徐州府,驻扎在离徐州城二里的横街。因日机时时轰炸,即退转四十里的肖县青岩山古圣庙内,编交预备六师。又因特殊情形,奉命独返湖北汉口,入江汉师营区四营十六连五班。入营不久即身患痢疾,直到过端阳节才痊愈。又返江西,于五月在德安乌石门入陆军第三十团通信连。一周后,奉命开往九江附近的于头驻防。七月十三日晚抵高垅镇,与日军开始接战,一直打到星子附近的庐山彭家大屋、向家村张汉岭的东西鼓岭,战况惨烈,尸横牯岭,血勇山河。后转移至德安的老虎山,仍继续与日军作战。至九月中旬,才退下火线,经南昌直进广东南雄清水塘,在此整训。

  民国二十八年四月,部队奉命开转江西,至距分宜城二十里的万汉村开始整编。七月部队开往前线,于十月推进至三江口,沿江守备。与日军交战四、五天后,转而增援安徽贵池殷家汇。日鬼闻泰山军忠勇师开到,自退二十余里。我军迅速推抵柴家坳,在大小团山与日鬼血战一星期。又急奉委座令,速赴杭州闻家堰义桥新坝参战。与日军激战数星期后,调移长家屋休整,补充兵力。后又在萧山城郊继续与日军血战一星期才退下火线。

  民国三十年九月,部队向长沙金井高桥方向推进,于二十五日晚在青山铺与日军接触,激战数小时。因长官指挥失误,被敌围攻。部队冲破危路,经黄花市到达石子铺,准备过江。却因长沙长官部严令沿河紧守,不准渡江,故大军全被困在此。时天色已晚,便与同队的戚某、朱某同在茅房休息,加之行军日久,三人都熟睡如泥。不料夜深三更,前方情况紧急,大队人马已悄然渡江。到天将晓时,翻身听得有“乒乓”的声音随风传来,立身一望,但见满村都是日军骑兵。不过几分钟,机枪突突、步枪扑扑地响了起来,那姓朱的急忙逃奔,无法可阻;那姓戚的却因贪生怕死而自作死。原来戚见日军到来,悄悄溜出茅屋卧倒在距敌营房不远的空地草坪上,不意却被从敌营后门跑出的两个年少敌兵发现。那敌兵回身将手向营房内摇了几摇,随即又涌出三个敌兵。五人一齐将那可怜的戚抓去。不过几分钟,但听得房内“哎哟”几声,料定必是那可怜的戚已命归阴府。于是偷出茅屋,轻声细步移至敌营房左侧窗孔,偷观其实情,正瞧见戚鲜血淋淋倒在房中,翻身急往逃奔。越过小坳,便是通往浏阳大道,右侧方一百余公尺有一座凉亭。观其亭中,约有数十个敌兵。速转回头向浏阳